虫草行业新革命: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
སྤྱི་བསྒྲགས་ཚེས་གྲངས།:2018-11-28 ནང་དོན་ཡོང་ཁུངས།:湖北品牌网

这是北冬虫夏草,价格很实惠,你需要吗?

2017年春节临近,高端礼品和保健品市场再次火热。记者在武汉徐东的一家商店询问冬虫夏草的价格,很多店员指着一种包装精美的礼盒,向记者介绍。而一盒北冬虫夏草的价格,竟然只在数百元到上千元之间。

原来,因为冬虫夏草的稀有,一种叫北冬虫夏草的虫草逐渐在市场走俏,并受到欢迎。而这种北冬虫夏草,又叫蛹虫草、蛹草、北虫草,其虫草素含量据称比冬虫夏草还要高。

冬虫夏草和蛹虫草原本均非常稀有,但因为蛹虫草已实现人工栽培,故以实惠的价格飞入寻常百姓家,崛起为虫草市场的生力军。一位业内专家介绍。

蛹虫草真的比冬虫夏草好吗?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,虫草行业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?

虫草,已不再只是冬虫夏草

民谚说:一两虫草三两金。虫草,原本只是冬虫夏草的简称。但因为冬虫夏草资源的逐年递减,各类虫草竞相出现,虫草已成为一个行业。

虫草的概念很广,有四百多种,冬虫夏草是四百多种里的个种”——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魏江春曾这样解析。



冬虫夏草主产于青海、西藏、四川、云南的高山草甸,是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生蝙蝠蛾幼虫体的复合体。每年夏天,青藏高原上一种叫蝙蝠蛾的蝴蝶将卵产于泥土,当蝙蝠蛾的幼虫被泥土中一种真菌(麦角菌)感染,真菌在其幼虫体内吸收营养繁殖壮大,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而死亡。翌年夏初,被感染虫体内的菌物开始萌发,从虫的头部钻出地面,状似嫩草,即生长为冬虫夏草。

我国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最早见于清代。1990年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收录了冬虫夏草。《现代汉语大词典》有这样的描述:中医为名贵滋补剂,用于补肺益肾,治疗气喘、腰疼、遗精等症。

上世纪70年代,冬虫夏草与人参、鹿茸同视作传统滋补品的中药三宝

当时,青海、西藏冬虫夏草的国家收购价仅为每公斤21元。而今,在京、沪、汉各地冬虫夏草专卖店及经销商那里,冬虫夏草的价格每公斤则基本高于30万元,最高价格已逾70万元。

不过四十来年,价格涨幅一万多倍。

物以稀为贵。蝙蝠蛾幼虫被侵染并长成冬虫夏草的几率很低,而人工培植冬虫夏草始终未能实现,加之过度采挖,冬虫夏草产量十分有限,逐年下降。2016年,冬虫夏草主产区的产量已下滑至2015年的6成。与冬虫夏草产量下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市场的需求却在连年攀升。据《2015-2020年中国冬虫夏草行业研究及市场投资决策报告》指出,到2020年,中国冬虫夏草市场规模将达到197亿元。

为迎合市场需求,很多叫虫草的新产品不断涌现,比如,分布于湖南、安徽、广西等地的亚香棒虫草,分布于贵州、云南、四川等地的凉山虫草、地蚕、白僵蚕,利益驱使下,虫草行业乱象丛生,很多虫草外观和真正的冬虫夏草肉眼几乎难以区别,但营养成分却有天壤之别。

冬虫夏草,想说爱你不容易

201624日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其官网发布《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》,短短161个字,给虫草行业乱象敲响了警钟。

该提示称,食药监总局组织开展了对冬虫夏草、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。检验的产品中,砷含量为4.49.9毫克/千克,而国家标准限量值为1.0毫克/千克,超标四倍以上。专家指出,长期食用冬虫夏草、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,存在较高风险。

除去砷含量远超限量值,冬虫夏草的重金属超标远不止这一项。层出的造假、添加冒充物……冬虫夏草的黑色产业链更加触目惊心。

为增加冬虫夏草重量,黑心商人往往添加重金属粉末。最早采用重金属二氧化钼,后用铅粉,甚而以水银注射。

造假是为了增重。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说。在贵比黄金的巨大诱惑之下,虫草商贩添加重金属粉末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。

号称中国冬虫夏草之父的沈南英教授,曾亲见此加工过程。“800元一瓶的二氧化钼,用胶水倒一点涂在虫草衔接处。只要涂一点,就增重一倍。每公斤虫草有一两掺假,就是近万元的暴利。

还有废草加工。有虫无草,或有草无虫,业界称为废草。废草造假,不法商人开发出一套完整工艺:以胶水、竹签穿接,再施以双氧水、明矾、硫磺、红花水等进行增大、染色等加工,将真虫体粘接到人工加工的假子座,或将假虫体粘结到真子座,以假乱真,混入好的虫草。

此外,用硫磺熏蒸来保存冬虫夏草,也一度成为业内公开的手段,这也导致虫草中硫、汞的大量超标。

技术含量最高的造假,莫过于浸泡含淀粉和特殊配方的液体。由于干虫草体内被寄生细菌淘空,浸泡可以让那些半溶解物质附着在虫草体内的中空结构,泡完干燥处理,重量大大增加。

对环境的破坏,是虫草行业带来的另一恶果。青藏高原是冬虫夏草的故乡。此前,由于藏民对自己生存土地怀抱敬畏之心,再加上国家对冬虫夏草实行统购统销,采挖虫草非常慎重。需要用虫草作药材时,以虔诚和敬畏,部分采挖,能挖50斤的只挖5斤,挖完回填,不留残坑,尽量避免破坏草甸植被。

近十余年,冬虫夏草价格以几何级的增长,挖采者人数空前膨胀,不少地区过度采挖,甚至竭泽而渔。在青海境内,虫草滥挖现象,已经触目惊心。

滥挖的后果,直接导致冬虫夏草产量降低、质量下降,更为严重的,是对整个高原生态环境造成的冲击。曾有人计算,仅青海三江源地区,每年因挖虫草被破坏的草原面积达数十万平方米。广阔的草山上满目皆是松散的泥土和挖掘虫草后留下的洞穴,给高原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

冬虫夏草的行业乱象,呼唤着替代品的出现。许多科研机构试图人工培育冬虫夏草,但遭遇失败。一种名叫蛹虫草的虫草,因其营养成分和功效可以比美冬虫夏草,又能实现人工培育,近几年被推到了行业的前沿,成为虫草明星

蛹虫草,正掀起行业新革命

先普及下知识,蛹虫草是什么?蛹虫草,子囊菌门,肉座目,虫草菌科、虫草属的模式种。1950年,德国科学家Cunningham观察到被蛹虫草寄生的昆虫组织不易腐烂,进而从中分离出一种抗菌性物质,定名为虫草素。虫草素是蛹虫草最有价值的营养成分,也是衡量蛹虫草质量高低的主要参照。



据中国中医研究院、第四军医大学、广州测试中心等多家权威机构研究,发现蛹虫草和冬虫夏草中均含有虫草酸、虫草素、腺苷、虫草多糖、多种氨基酸和其他的微量元素,而且,尤为重要的是,经科学检测发现,在虫草素、腺苷、虫草多糖、氨基酸的含量上,蛹虫草均远高于冬虫夏草,比如,虫草素的含量,冬虫夏草检测数值为0.007%,蛹虫草检测数值为0.351%,蛹虫草比冬虫夏草高50倍。除了营养价值,蛹虫草还没有冬虫夏草种种弊病。

这些研究成果一经发表在《中国食用菌》、《食用菌》等权威杂志上,引起了虫草业界的广泛关注,掀起了一场以蛹虫草代替冬虫夏草的浪潮。这既推动了学术界对蛹虫草进行深入研究,也带动了许多企业投资蛹虫草培育和加工。企业的进入使蛹虫草培育规模迅速扩张,培育技术也日臻成熟,产量逐年攀升,直接将蛹虫草的价格拉低到每公斤三四千元,虫草不再是贵族专享,而成为了民众共享。

记者曾到湖北一家企业调研,这家企业以前以种植杏鲍菇为主业,发现蛹虫草巨大市场前景后,2013年即转向蛹虫草菌种选育和规模化培育研究,经几年努力,建成了国内领先的蛹虫草菌种车间和培育车间,每天可以出产800斤干蛹虫草,按照中国菌物协会统计数据,其产量已占全国6%。该企业凭借蛹虫草一个项目,还于2015年命名为新冠股份,登陆武汉股权交易中心上市交易,致力于打造国内蛹虫草第一股。蛹虫草带来的财富效应在这样一个企业得到体现,新冠股份只是众多蛹虫草从业者的一个缩影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触到蛹虫草,相信冬虫夏草的行业乱象也将得到遏制、规范。因为只要市场进入理性消费,就会追逐价值,而非炒作。一位医学院大学教授谈及蛹虫草时如此评价。

古诗云: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一场虫草行业的革命正因蛹虫草而酝酿。

来源:湖北品牌网